15911225507

大理苍山人间仙境小花甸坝秋色

萨龙龙 1079 0

花甸坝位于大花甸坝的东面,海拔高约3600米,因草原面积小,又与大花甸坝毗邻,故称之为小花甸坝。小蒋给我们介绍时,只说风景比大花甸坝还要好,于是此行的目的便是它。第二日清晨太阳刚刚升起,我们就匆匆洗漱,收拾行装,一人吃完一大碗热腾腾的面条,便向东面的群山中走去。去小花甸坝的路与我们之前进山的路不同,近乎垂直的山路让人步履艰难。大概上山的人少,牛羊亦不多,没有一条现成的路时可以直通目的地的。我们仅凭着小蒋的记忆,一步步搜索断断续续的羊肠小道,一点一点艰难地前行。小家伙这次完全由爸爸扛着,因为即使没有任何负重,我都要大口大口地喘气,更别说能背动她了。好在山上的植被低矮稀疏,我们可以径直而上,但是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程,硬是被我们走出了一上午。抵达小花甸坝的牧民家中时,已是午后了。

仍是群山中的高原草甸,这里的山比别处低矮了许多。站在牧民家用石头砌成的院墙上,整个小花甸坝的景色都能一览无余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牦牛是公家的,牧民都是拿的皇粮。我们住的地方也算是公家招待所,只不过其他地方是不能和这里相比的。上个大小便都能同时领略山川之美,牛羊之闲,恐怕别的地方是没有这样好的待遇的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牧民除了帮国家养养牦牛,自己也是可以养羊的。不知道他们养的羊和牦牛吃的是不是同一类草,如果是的话,是不是可以治他们假公济私的罪名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这里的土地更贫瘠,物资都是从山下运上来的。而饮水,便取自于横贯小花甸坝的这条小溪。牛羊亦是在同一条溪流里饮水,洗澡,嬉戏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只有到晚上,小花甸坝才会通电,电视机就活过来,给牧民们带来山外的消息。而烧水煮饭,都是用的柴火,或许还有晒干的牛羊的粪便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等我们恢复了体力,便把帐篷搭在小溪边的一块平地上。高原上的风从耳畔疾啸而过,如果没有太阳,怕是要冻穿脊骨了。而在这里,最美好的事,便是躺下来,眯一觉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小家伙跟着叔叔走遍了整个小花甸坝,去追逐牛羊,乐不思蜀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四周的群山矮下去许多,我们再登顶便轻松多了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干净的天幕上没有一丝游云,仿佛是蓝天太圣洁,连云都不敢来冒犯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夕阳走得太快,还没来得及告别,就溜到了地球另一边。夜里,山风呼啸,月明如水,凉意一层重一层。等黎明醒来,满目的银装素裹让人惊喜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朝阳洒在这一片晶莹剔透的冰霜里,反射出一个五彩缤纷的神奇世界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我们急急地登上高处,怕来不及去全览这个冰清玉洁的世界。冰霜来得快去得也快,太阳一照射,它便隐身遁去,无迹可寻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冰冷的重霜之下,竟是一个多彩生机的活泼世界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这种精致,也只有在付出这许多的艰辛后,才熠熠地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小家伙裹上了带来的所有的衣服,跟着我们漫山遍野地转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溪流也结了一层薄冰,而山下,冰霜至少要一两个月后才会出现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朝阳已然烘干了山上的冰霜,草原上的白色世界,也在劫难逃了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小家伙在自己的世界里,和它对话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在这里,夕可睹日落,朝可观日出,闲云野鹤,优然游然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站在这块石头上,大花甸坝上的风景一览无遗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待冰霜消融,牛羊又要出来,妆点山川了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小蒋,同行者,自由摄影师,这是有多得瑟,自己体会!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冰霜虽冷,但小家伙的内心狂热。有爸妈在,哪里都可以安家栖身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朝阳下行走的龙爸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太阳高了,放羊去。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下山时发现的一种花,不知道名字,花蕊很特别,像极了一个长裙美女,莫不是在这里碰到了拇指姑娘?
大理苍山小花甸坝秋色

在小花甸坝我们只呆了一天,第二天中午吃完羊肉汤,歇息片刻,就要寻山路回家了。这次走的路之前都没有走过,曲折了许多,一路探过来,最终还是来到了上次小蒋走的那条据说很难走的路上。而我们,也确实走出了传说中的辛苦,翻山越岭5个小时后,才彻底地掰开重重荆棘,一脚踏在平坦的水泥路上,挥手搭上车,整个人瞬间便软在座椅里。

发表评论